快捷搜索:  福建同志  %E5%81%9A    男男  同志公园  同志酒吧  G@mes  as

福建同志故事:今天我们在床上明天你结婚了(图)

福建同志故事:今天我们在床上明天你结婚了(图)
福建同志故事:今天我们在床上明天你结婚了

早晨八点,还在熟睡中的我,接到同学万红的电话,他说他已经到了A市。挂完电话,我飞奔去了汽车站。

六年了,毕业已经六年了,我都快想像不出来他的样子。是胖了、瘦了还是如他电话中时常说到的已经老了?也就是在二个月前,当激动的我拿到了那红色的本本时,第一个电话,我就打给了他。真没想到,这一天,他居然会亲自来见证我的成人仪式。

车站出口的人不多,一眼我就认出了他。这家伙,居然还是那么帅气,那张皙白的脸,俊秀、阳光。他穿着一件灰白色的休闲西装,粉色衬衫,显得比学生时利落、干净更有大男孩的味道。

“万红!”

顺着我的声音,他看到了我,在我面前立定,狠狠的打量了我一番,然后,紧紧的抱住了我。

六年,六年啊。曾经我们日日夜夜在一起的学生时代,给了我们太多回忆,直到我们眼眶都已湿润,才依依不舍的松开了手。

我告诉我二哥把车开到街上转一圈再回去,一路上,我边跟他讲着我生活的这条街道,以及和他回忆着那青春不再的岁月。

回到家里,带他参观了我的新房,在床头的婚纱照前,他停看了很久,最后傻傻的盯着我,问道:“你老婆啊?”

“费话,别人老婆会跟照结婚照?白痴啊你,呵呵”说完我朝他头上按了一下。然后给了他一本婚纱集和以前的照片

他不经意的翻看着,时而会抬直头问我这是几岁的照片,在哪儿照的?时而笑道说我的样子真笨得可以。

我问他:“你女朋友呢,怎么没带她一起来?”

“她上班在,来不了。”看他不经意的回答着我,我也不好再问下去,他则继续看那些照片

 

下午,带他去了趟准老婆家。他的话很少,更多的是听我在说,准老婆还偷偷在我耳边说“你同学很帅呵!”

我回答她说:“物以类聚嘛,你没看我很帅吗,身边的朋友当然也不会差啊!呵呵”

“看你,就知道臭美。”然后两记粉拳落在了我的背上。

万红却把目光转向了窗外。

陆陆续续的来了几个朋友和同事。还有两对还不远几千里之外,专门从北京赶来的”死党”.吃完晚饭后,我把他们安排在我家附近的宾馆,都喝得有点多,糊乱的闹了一下,我就离开了他们的房间。

“我住那间啊?”万红在走廊上问道。

“你啊,今晚陪我啊?”

当这句话此时说出口时,我都有些不好意思。毕竟都六年了,这么长时间没说这句话。想想在学校几个冬天夜晚,我们都是挤在一起度过。就算别人怎么说,我们都还真正意识到,也一直没有在乎过。

回到新房,诺大一个新房,就只剩下我们两个,关上房门,我们互相对着苦笑一下。

他洗完澡后,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,像我们原来在学校寝室一样,仅穿了一条白色内裤。

“我洗完了,你去洗吧。”

他用洗澡时的湿毛巾擦着头发,边对我说。我走了过去,递给了他一条干的毛巾,笑着说:“万红,今天怎么好像是我们入洞房的哦,呵呵!”

 

“去你的!”他把湿毛巾扔在了我的手上,然后径直坐到我的新床上。

房间的灯被我调暗了些,只打开了床头的台灯。他躺在床的一则,在看一本不知道从那里找出的一本《特别关注》。

我拉开了被子,钻了进去。新床比较软,当我坐在当中的时候,他稍往中间滑动了些。我已经碰到了他的身体,索兴我直接将脑袋伸过他的肩。

“在那儿找的书?”

“这儿。”他用手指着床头柜与床中间的缝隙,我突然想起来,是前些天晚上,我看书到十一点多,准老婆躺在身边不干了,把这本书抢过去扔在那里的。

“呵呵。”我不禁笑了一下。

“笑什么?”他把头转向了我,因为头离他很近,他转过头,差点挨到我的脑袋。

“你想知道?”我抬起眉头,微笑着问他,他点点头。

“我准老婆扔那儿的。”

“干嘛扔那儿?”那家伙看我坏笑着看着他,也就想到了。“哦。。。。。。哈哈!原来你准老婆。。。。。。你个家伙!”他话说一半,然后用左手把我的头使劲的推到一边。

躺在枕头上,看到那床头的结婚照,还有身边的他。却徒然感到了无比的伤感,仿佛那些美好的学生时代似乎并不遥远。

那窄窄的上下床,那每一个冬日里,我们相互取暧。不知觉中,我却深深的爱上了他。可这一切,他却不知道。是他,把我带进了另一个爱的世界,让我在那里迷失了自我和方向。

毕业后,无数个夜里,我曾梦到过他,总会想到他身上令我神往的气息。而那时的我,即使心里再渴求,也未敢越雷池一步。和他暧昧的走到今天,直到这婚前的一夜,他居然会来到我的身边,陪我度过最后一个单身的夜晚。

我六年的感情里,都只是空白,就是他,只有他的身影在填满那些空白。工作累时,心情失落时,无比想念他时,直至被家人逼至这婚礼的前夕,我都没有想过要去对他诉说真像。

在世界里,每一次放纵,我都无比自责。然而在自责和克制后的时日里,多少个痛苦不眠之夜里挣扎,我又一次次的去越过雷池,寻找短暂而无情的“爱”。伤害,我不知道自己伤害了谁,或到底是谁在伤害我。面对那些过“爱”的影子,我总会想到去弥补和尽力,尽力不要伤害到他们,不能动了情,却要面对我无情的背影。

可对即将陪我去度过人生的准老婆,我不敢给她背影。无数个在一起的时间,,多少次“合理”的借口,让她以为陪我一生,就是她最大的幸福。以后,也许在某一天的夜,我会看到她在床的那一头,抹着自己酸苦的泪水。而我却只能把眼神散开,散得不再见得到光明,看不到她,我不能让他看到我的泪水流下来。。。。。。。“小威,你怎么了?”

万红伏下前身,看着我已散开来的眼神,还有两边流出的泪,他感到了茫然和不措。“小威,你怎么了?为什么会哭呢?告诉你,你怎么了?”他摇动着我,可我依然散落着眼神。“小威,是因为我吗?。。。”

我再也忍不住心中的痛,伸出双手,紧紧的抱住了。“万红,万红。。。”

嘴里啜泣着他的名字,他好像知道了我心里的秘密,深深的抱紧了我。一颗暖暖的水珠,滴在了我的脸上。

眼神开始收拢,渐渐的看到了,他的脸,他的眼睛红红的。双手捧起了我的头,注视着我,与他目光相交的那一刹那,我看到他的目光是贪婪的。他突然在我唇上侵略性的亲了一下,我的脸“腾”的红到耳根,不解的地看着他。被子里他的手不知什么伸了进去,摸着我的腹部。他抱着我,又狠狠的亲吻着我,湿湿的大舌头挣开了我的嘴,伸了进去,有些疯狂的挑动着我的神经。耳朵被他含在嘴里,全身的神经都酥酥麻麻的即舒服又紧张。我惊慌失措的应和着,不知道该如何是好。“万红。。。”我几乎是要带着哭泣的声音对他说道:“万红。。。我 爱 你。。。”

情感如潮水般向我的涌来,堵塞了我的胸腔,让我晕眩。他的拥抱像铁绳一样,捆绑得我透不过气。他的吻,更是像雨点,散落在我的额头,眉毛,鼻子和脸上。
推荐福建同志故事
>福建同志结婚前告诉女友我是Gay(图)
>福建同志故事:Gay的真情讲述:且行且停(图)
>福建同志故事:网上同志交友竟遇到小表弟(图)
>福建同志故事:一个中年同志的自白(图)
>福建同志故事:中年男子爱上了同志浴室的小帅哥(图)
>福建同志故事:90后清纯男孩被男人骗初夜(图)
>福建同志故事:被我灌醉强奸的男孩说爱我(图)
>福建同志欲望起伏:健身房男浴室见闻(图)
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