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福建同志    %E5%81%9A  同志公园  男男  同志酒吧  G@mes  as

福建同志小说:19岁在GAY吧的艳遇(图)

福建同志小说:19岁在GAY吧的艳遇(图)
福建同志小说:19岁在GAY吧的艳遇

每个人在不同的时间会遇上不同的人和事,有的人和事会一闪而过,而有的却会给你留下痕迹。那些痕迹,在流逝的岁月中,消磨得越来越清晰,永不磨灭。

没有谁会在一开始就预料到结局,我们笑,我们彼此都不会想到,这些所谓的爱情原来就好像指尖游走的空气,稀薄而轻易。

19岁的时候,我接触到gay圈,这里五光十色,物欲横流。不知为什么,我从没有厌恶过自己是GAY,反倒觉得顺理成章,或许这就叫命中注定!

很多的夜晚,我都会辗转难眠。每到这时,我就会想起很多过往的回忆,那些开心和难过的往事如同幻灯片一张张划过我的脑海。然后,我会将画面定格在一张对我微笑的脸上。

直到如今,这个男人的笑,就像一道刺青般无法抹去。

清楚的记得,当时的我,青春年少,对待爱情时总是抱着美好的幻想与憧憬。我喜欢流连夜店,喜欢将自己打扮的时尚帅气。

那个时侯的我,经常会去一家名叫“D调”的GAY吧。每次去到那,我就像变了一个人,尽情放纵着自己。

有些时候,我会一句话都不说,安静地坐在G吧的某个角落。通常这时,我会点上一支烟,在烟雾缭绕中举起酒杯,一杯接一杯的把自己灌醉。

然后,我会脱掉外套,起身走向舞池的中央。伴着澎湃的音乐声,和人群一起疯狂地舞动。

当自己逐渐感到体力不支时,我才会停下来,重新回到座位上,点起一两支烟。

隔着昏暗的灯光,我依稀可以看到,那些堕落的快乐,正在黑暗下肆意地滋长。

随着杯中最后一滴酒滑入喉中,朦胧中我看见有个男人正朝着我的方向走过来。我轻笑,然后放下手中的杯子。

看着他走到我的面前后停了下来,一股淡淡的香水味漂浮在空气里。我抬起头看着他,微笑却不发一语。

微弱的灯光下,我看见,眼前站着一个白皙而英俊的男人。浓眉大眼,留着短发,一张性感的嘴唇上挂着浅浅的笑容。

我们彼此含笑看着对方,什么话都没有说。

过了一会儿,他先开口说道:“你好,请问我可以坐这里吗?”

他指着我对面的空位,声音略带沙哑。

在他开口前,我一直打量着面前的这个男人。穿着不俗,看起来彬彬有礼的帅哥,我怎么可能拒绝。

冲他点点头,我示意他坐下来。

等他落座后,我依旧微笑,不说话。

他随即递过来一张名片,我扫了一眼。上面只印有姓名和电话,再无其他。

收起名片,我看向他,然后说道:“很抱歉,我还是学生,没有名片给你。”

他不自然地笑了笑,说道:“没有关系!”

之后他笑地更深了,我这才发现,眼前的这个男人,笑起来的时候,嘴角会露出两个小小的酒窝,可爱至极。

此时,周围的喧嚣渐渐安静了下来。远处的扬声器里播放着一些轻快的音乐,让人听上去就觉得舒服。

这个笑起来有小酒窝的英俊男人,他告诉我名叫伟,25岁,今天是第一次来这里。他还说,刚才注意我很久了,觉得我舞跳得很棒,因此想要来认识我。

我微笑不语,就这样一直盯着他。我看见他越来越窘迫的表情,我笑的更深了。

拿起酒瓶,我往自己的杯里倒满酒,然后递给他。

我举起瓶子,缓缓说道:“认识你很高兴!”话落,自顾自地大口喝了起来。

他微愣了一下,然后接过杯子,一饮而尽。

大概是酒劲上来了,放下酒瓶,我感觉头开始晕的厉害。

我半靠在座位上,开口说道:“不好意思,我喝多了,想休息下,你有地方吗?”我直视着他的眼睛,看到他迟疑了一下,然后又点点头。

站起身,我挽过他的胳膊,摇摇晃晃地朝门外走去。自始至终,我们没再开口说话。

出了酒吧,夜晚的凉风迎面扑来,我顿时清醒了许多。松开抓他的手,我蹲坐到石阶上,抬头望着他,然后不停地笑。待我笑累了,我才开口说道:“你也叫伟吗?”

他诧异地看着我,然后点头说是。我低下头,小声嘀咕了一句:“我上任BF也叫伟。” 声音很小,但我知道他能听见。

再次抬起头时,眼里已是一片水雾。我忍住快要流下的泪,说:“谢谢你,再见!”

说完这句话,我没再看他的表情。迅速地跑下楼梯,我顺手拦了辆TAXI,向着家的方向驶去。

回到家里,我无力的瘫软在沙发上。脑海里瞬间浮现出曾经那个让我叫他“伟”的BF.只是转念之间,我又回想起刚在酒吧里遇到的这个男人,相同的是他们都名叫“伟”。

于是,我将两张完全不同的脸孔重合在一起,面目全非。

泪水像断了线一般夺眶而出,我原本以为自己早已忘记了过去,可是现在看来,眼泪始终骗不了自己。

接近天明的时候,我才回到床上躺下。睁开眼睛,看着窗外一点点亮起来的天空,天亮的时候说晚安。

醒来的时候是下午5点,今天是周六,爸妈都不在家。我感到肚子很饿,可我不知道吃点什么,脑袋里空空的。

我打开冰箱,里面有一些速冻食品,但没想吃的。

关上冰箱,我走到客厅。半靠在沙发上,我想吃些热的饭菜。安静的坐了很久后,我忽然想起伟,那个笑起来有小酒窝的男人。

于是,从衣兜里翻出他递给我的名片,按照上面的号码,我拨去了电话。

电话通了,伟问:“喂,你好!哪位?”

我顿了下,说道:“是我!”

我突然后悔打过去电话,兴许人家根本没记住我是谁。我刚想挂断电话,却听到那头传来伟惊讶的声音。

他说:“你是昨晚那个宿醉的男孩吗?”

我愣了一下,说:“对,是我!你还记得我?”

不知为什么,在伟听出我声音的那刻,我心里是有些开心的,莫名的欣喜。

电话那头的伟笑了,他说:“怎么会忘,你很特别,短时间忘不了。”

伟的声音有点沙哑,带有亲切的感觉。

我突然愣住,问伟:“你有BF吗?”

“有过!”伟紧接着说道:“谈了两年,半年前他结婚了,所以就分手了。”

伟的声音正经的可爱,我忽然笑了。我说:“你对他不好吗?”

“大概是太好了吧,所以他才这么顽皮,居然做了孩子的爸爸。”说完,伟也笑了起来。

我突然觉得这个玩笑不好笑,反而伤感。

“对不起,我不该问这些的。”

“没关系!你,没事吧?”伟关切地问我。

“没什么,就是想找人说会儿话,那就不打扰你了”

“等等,你现在有空吗?”伟出声唤住我。

“有啊,怎么了?”我疑惑地问道。

“我想和你吃个饭,可以吗?”

“为什么?”我问伟。

“没别的意思,就是一个人吃饭很无聊,所以想和你一起。”电话那头的伟诚恳地说道。

我犹豫了一下,然后说:“那就吃火锅吧!”

伟说:“好,用我去接你吗?”

我想,来我家楼下接总是不好的。然后我说:“不麻烦了,就在新华路口等我吧。”

“好的,没问题。”伟爽快的应道。

挂了电话,我起身从衣柜里随便拿了件白色上衣,一条牛仔裤。简单地梳洗后,我走出了家门。

清脆的脚步声回荡在楼梯间,我想,现在走到新华路口最多需要十分钟。只是,这时候和一个陌生男人约会,是好是坏?

到了新华路口,远远就看见伟向我挥手。我微笑着迎了上去,今天的他穿着一身正装,西装笔挺的站在我面前。

我抬头看伟的脸,在阳光的映照下棱角分明,帅气逼人。

“上车吧!”伟微笑着冲我说道,然后拉开车门,我坐了进去。他的车是黑色的帕萨特,椅子上铺着厚厚的绒毛垫子,坐上去很舒服。

车开动了,我看着车窗外,问伟:“我们要去哪里?”

伟转过头,笑着说:“不远,马上就到。”

我没再言语,眼睛一直看向车外。心里清楚的知道,这个男人,我并不讨厌他。

车子飞快地奔跑在宽阔的马路上,每到停车等红灯时,伟就会转过头和我交谈几句。

这个时候,我告诉他我叫鑫,20岁,大2的学生。伟很认真地听我说每一句话,然后他忽然笑着对我说:“其实你也蛮帅的!”

我微微愣了一下,然后笑着对伟说:“你也不是很丑啊!”

我看见伟笑得更深了,两个浅浅的酒窝挂在嘴角。望着他的侧脸,我发现,自己好像真的有点喜欢上他了,这个笑容温和的男人。

在拐过一个十字路口后,车停了下来。下车后,我环顾了四周,这里是在城郊,人烟稀少,地方也显得开阔。

收回目光,我跟着伟走进一家装潢复古的餐厅,里面不大,但布置却别具一格。

我们随便找了一处靠窗的位置坐下,伟将服务员递来的菜单交到我手上,让我点自己想吃的东西。

简单地划了几道素菜后,我又把菜单递回给伟。他看了下,什么都没说,只见他在很多荤菜的后面统统打上了勾。

合上菜单,伟一副正经地对我说道:“看你这么瘦,应该要多吃点肉才是。”

话说完,他端起桌上的茶杯,轻茗了一口。

我看着伟,轻轻地笑了,没再说什么。

开始吃火锅的时候,伟一直看着我笑。然后夹菜到我的碗里,他说:“你慢点吃!,别吃太辣的,你看你眼泪都辣出来了,怎么像个孩子一样!”

我的确是流泪了,但我没觉得辣。或许是真的饿了,我一直低着头吃。最后我终于吃累了,我抬起头看向伟,额角全是汗,我说:“伟,你还相信GAY有真爱吗?”

伟突然愣住,然后沉默。我想到自己半天没说话,一说话就不着边际。

于是,我想要岔开话题时,伟却看着我说道:“我信,一直坚信!”他的表情有点严肃,我笑了,笑得眼泪都出来了。

我接着说:“25岁还相信GAY有真爱的男人,希望你早日找到自己的爱情。”我看看伟,举起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。

伟嘴角的笑纹突然不见,他看着我,说:“我可以相信你吗?”

我放下酒杯,疑惑地看着他。伟又说道:“我的意思是,我能找你做BF吗?”

我没想到他会这么直接地问我,我想了一下,说:“那要看你的表现了。”

说完,我和伟一起笑了。面前的这个男人,总是给我一种很温暖的感觉,我不排斥和他在一起,只是,这样的温暖会延续多久,我无法预料。

之后的气氛明显活跃起来了,我们彼此聊了很多,各自的理想、生活、情感,还有曾经历过的一些往事。

不知什么时候,夜晚已悄悄降临了。我看了看时间,晚上八点了。

“有点晚了,我们走吧!”我冲伟说道。

“好!”伟点点头,然后站起身去前台结账。

回去的路上,我们彼此没多言语。我的眼睛一直望向沿路的风景,华灯初上,整座城市正在被霓虹灯一点点闪亮,远远看去,绚丽多彩!

这就是我生活的城市,美丽富饶,纸醉金迷。而我,只是这大千世界中最渺小的部分,微不足道。

快到家的时候,我让伟把车停在离家不远的一个路口。车停后,我转头对他说道:“谢谢你!今晚我吃的很饱,也很开心。”

伟看着我笑,然后他说:“鑫,其实你很可爱!如果你不介意,我想我们可以先从朋友做起的。”伟说这话的时候,表情很认真,让我看不出一丝玩味。

我没有答话,向他微笑着道别后就下了车。走在回家的途中,我一直在想,这个男人,我真的可以和他交往吗……

到家以后,爸妈还没有回来。我有点疲惫,想洗澡。脱了衣服,走进浴室。

洗完澡,整个人顿时轻松了许多。我来到客厅,打开电视。

斜靠在沙发上,我随手拿起遥控器乱按着频道。转到湖南卫视,画面上立刻闪现出“快乐男声”的节目。

我看着一张张青春洋溢的笑脸,他们为了自己的梦想而努力拼搏。那么,我的梦想又在哪里?

一时之间,我不得而知。

忽然觉得有些困了,于是我关了电视,回到卧室。

躺在床上,我翻出手机,看到有几条未读信息。

其中1条是伟发来的。他说:“鑫,我喜欢上你了!或许你会觉得突然,连我自己也这样觉得。不过,希望你不要介意,我们现在只是朋友而已,今后会怎样谁也不知道,只能顺其自然了。晚安!想你的伟!”

合上手机,脑子里很乱。我不知该怎么回复伟,或许自己也是喜欢他的,只是不想这么快就定论。

困意一阵阵袭来,我是真的累了。闭上眼睛,不再多想心事。在午夜来临前,我已沉沉的睡去。

新开始的一周里,我都是在学校中度过。课程排的很满,让我无暇顾及其他。

伟每天都会发来一两条短信,有时我会回复,有时太忙就不回了。

偶尔,伟也会打电话过来,嘘寒问暖一番后,他就会和我聊一些琐碎的事情。他说话很有趣,我听得也很认真。

对于伟,我并非不喜欢他。只是觉得他太优秀了,帅气且多金的男人,我该拿什么去拴住他?

转眼间,一周过得很快。星期五的下午,我接到伟打来的电话。

他问我晚上是否有空,如果有空就去“D调”等他,他说想要见我。我没有拒绝,直接答应了。

在家吃过晚饭后,给爸妈打了声招呼,我便出了家门。

打车来到“D调”G吧的门口,下了车。我抬头看见傍晚的余晖将天空染成一片绯红色,美不胜收。

走进酒吧,里面的人不多。我留意到,从自己进门的那刻,就有三三两两的客人回过头看我。对于他们饱含审视的目光,我早就习以为常,毫不闪躲。

照旧选了一处角落的位置,我坐了下来。

向服务生要了一瓶啤酒,然后我掏出一根烟点上。此时,周围的气氛非常安静,扬声器里播放着舒缓的歌曲。

我接过服务生递来的酒水,倒了一杯放在桌上。然后,我继续抽着烟,不说话。

闭上眼睛,我开始享受这难得的安逸。

正当我昏昏欲睡的时候,我突然感到身旁坐下一个人,我以为是伟。于是,我睁开眼睛,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张猥琐的脸。

一个看起来到中年的男人,他在看着我笑。

我嫌恶地让他离我远点,他很识趣的坐到了对面。我瞪着他,一言不发。

过了一会儿,他才缓缓开口说道:“可以和你做朋友吗?”

他的声音很沙哑,我把燃烧殆尽的烟灭掉。然后我说:“对不起,我已经约好人了。”我的语气冰冷的,不带一丝温度。

他尴尬地笑了,接着说道:“你不用这么快就回答,我很喜欢你帅气的外表,如果你愿意的话,钱不是问题。”

说完,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到我的面前,我没有接。

他的手停在半空中数十秒,见我还是无动于衷后,他又微笑着将名片推到我的桌边。自始至终,我没正眼看过他一眼。

可能是觉得我太不识相了,他无奈地摇摇头,然后站起身走出了G吧。

待他走后,我端起桌上的酒杯,大口地喝了起来。放下杯子,我拿起那张白色的名片,快速地看了一眼。然后我将它揉成一团,扔入一旁的垃圾桶。

酒吧的温度越升越高,我掏出手机看时间,晚上7点半。我看到一条未读信息,是伟发来的。他说公司临时有事,会晚一点到。

我打过去电话,我告诉伟如果忙就别过来了。伟笑着说没关系,他马上就完工。

挂断电话,我忽然想起,自己还不知道伟做什么工作。他从没提过,我也不想过问太多。

夜幕渐渐降临了,酒吧里的人也多了起来,热闹非凡。我看见一些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男孩,瞬间徒增一种厌恶感。

重新点起一支烟,我放入嘴边深吸了一口,浓郁的烟草味曼延至整个口腔。

我用力地咳嗽了几声,然后从嘴里吐出一个个椭圆状的烟圈。

看着它们渐渐消散在空气里,我忽然觉得好困。看看时间,马上到晚上9点。目光不经意间望向门口,依然不见伟的身影。

靠在沙发上,我感到一阵无聊。于是,我转头看向舞池,炫目的灯光,**的热舞。一切看似耀眼的背后,暗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寂寞!

我时常在想,作为一名GAY,在我们每个人的内心里,究竟压抑了多少无法表达的情感?

我们放纵,我们用青春做赌注。可是,年华终将老去,当我们不再年轻时,那些原本光彩夺目的生活,是否还会静候在你我的人生里……

继续掏出一支烟点上,已经第三根了。我转头再次看向门口,漆黑一片。

当时间走过9点半的时候,伟终于来了。

从伟进门开始,我就发现有很多人的目光一直跟随着他。直到伟走到我的身边坐下后,那些人的目光才慢慢收回。

“不好意思,我来晚了,你没等急吧?”伟充满歉意地问我。

我笑了笑,说道:“没关系,坐在这里挺舒服的。”

伟也笑了,我看着他。今天的伟身着一套深蓝色的休闲服,看上去帅气依旧。

伟见我只盯着他看,笑容更深了。他接着说:“是不是太想我了?所以才要看这么久?”

我笑了,什么话都没有说。

这时,伟喊来服务生,又要了几瓶啤酒。他伸出胳膊揽过我的肩膀,让我可以靠在他的身上。我没有抗拒,只是觉得身体有些僵硬。

接过服务生递来的酒水,伟给我和自己各倒了一杯。然后,他端起其中一杯放到我手上,他说:“记得你我第一次相遇时,你就请我喝了一杯酒。”

我轻笑,抬头看着伟的侧脸,不发一语。他紧接着又说:“那个时侯,我看到你舞跳得很棒,所以就想来认识你。”话说完,我能感到伟搂我的手又紧了紧。

之后,伟突然转过头看着我。他继续说:“你知道吗?当我看到你上回蹲在台阶上,强忍住眼泪时。那一刻起,我似乎就喜欢上你了,喜欢你的那种倔强,让人看了会心疼。”

听到这时,我愣住了。扬起脸,对上伟灼热的目光,我开始不知所措。

时间仿佛静止了,伟看着我,让我一时忘了该怎么回答。过了一会儿,我举起酒杯,说:“已经过去很久了,我早都忘了。”语落,我便一饮而尽。

放下酒杯,我看着伟,然后问他:“除了跳舞以外,你还喜欢我什么?”

伟又笑了,他放下手中的酒杯,转过身看着我,很认真地说道:“你很像我上大学时喜欢过的一个学弟,你们外表坚强,其实内心脆弱,让人忍不住想要去疼惜。”

我身体一僵,伟说的很对。自己一直以来的固执与坚强,在有心人看来,都只是一个伪装的空壳,不懈一击。

“你们没有在一起吗?”我继续问伟。

“没有,当时对他的感觉很懵懂,而且他不是GAY.”伟说这话的时候,眼底一片平静,看不出丝毫波澜。

我没再接话,坐直身子。重新给自己的杯里倒满酒,然后,我把伟的酒杯也递给了他,我对伟说:“谢谢你喜欢我,不过现在我还不能确定自己是否喜欢你……”

说到这里时,我停下了。看着伟的表情,我忽然不知再说什么好。

似是觉察出我的为难,伟笑了笑,然后说道:“不用这么快就答复,我会等你的。”

话落,伟朝我微笑着举起酒杯,我们一起碰杯,然后一饮而尽。

放下酒杯,我们彼此看着对方,笑了起来,开怀的笑。然后,我靠回到伟身上,闻着他身上淡淡的香水味,清香怡人。

心里一直在想,这样优秀的一个男人,他会真的喜欢我吗?

如果是真的,那么,我或许会敞开心扉接受他。但如若是假的,伟的表现却近乎逼真,让我止不住想要沉溺其中……

“你在想些什么?”耳边忽然传来伟温和的声音。

瞬间将思绪收起,我抬起头看伟,他的嘴角总是挂着浅浅的笑。

我又往伟的怀里靠了靠,然后半开玩笑的说道:“我在想,有一天我会不会真的爱上你?”话说完,我看见伟的脸上闪过一丝惊喜。

伟低下头,表情认真地看着我,他缓缓开口:“你真会爱上我吗?”

我看着伟严肃的表情,忽然笑了。然后,我说:“是你的话,我可以考虑!”

坐起身,我看见伟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深,然后我们一起笑了。

伟伸手揽过我的肩膀,靠在伟的怀里,我能感到彼此的心跳,这一刻,我算是快乐的。

这时,四周突然爆发出雷鸣般的欢呼声。顺着声响,我和伟的目光同时投向了舞台中央。

只见舞台上一个穿着女装,扮相十分妖艳的男孩正随着欢快的节奏翩翩起舞。舞姿十分撩人,媚态百出,让人移不开眼。

类似的表演我看过很多,但每次都是一扫而过,很少像今天这样专注地去看。

仔细盯着舞台看了一会儿,我开始觉得无聊。

眼角的余光,不经意间落在伟的脸上。或许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反串表演,我看见伟无比认真的神情,不禁觉得好笑。

大概是觉察到我在看他,伟转过头,不好意思地冲我笑了。

“你从没看过这种表演吗?”我看着伟,缓缓问道。

“没有,今天是第一次!”伟一本正经,然后他又接着问我:“你不会觉得我老土吧?”

“当然不会!”我看见伟释然的表情,这个男人正经起来,原来也像个孩子。

彼此没再言语,待表演全部结束后,周围才渐渐又恢复了平静。

看看时间,晚上11点了。

我把瓶中所剩无几的酒统统给彼此满上,我想喝完这点,应该就可以回家了。

伟看着我,嘴角突然漾起一抹不明所以的笑容。我诧异地看向伟,问他:“你干嘛笑我?”

这时,伟敛起笑容,暧昧地伏在我耳边。他轻声说:“我在想,如果你换上女装跳舞,会不会比那个男孩跳得还好。”说完,他大笑了起来。

我愣住,看着伟开怀的表情,一时语塞。虽然我清楚这句话只是个玩笑,但听上去还是觉得刺耳。

我不再接话,独自端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。伟看出我脸上的不悦,于是,他收起笑容,伸手揽过我的肩膀。他开口:“对不起!我刚才只是开个玩笑,希望你别介意!”

他的语气认真中略带一丝恳求,其实,我并没有介意他开玩笑,只是不喜欢拿自己和舞男作比较。

转过头,我看向伟充满歉意的表情,不禁笑了起来。这个男人道歉时的样子,还真够无辜。

伟见我笑了,他突然抬起手捏了下我的脸颊。然后,他说:“原来你是故意在耍我的。”

我没有答话,只是笑得更大声了。

之后,看见伟佯装生气的表情,我这才停止了笑声。我看着伟,说:“如果你喜欢,改天我单独跳给你看!”

话说完,我看到伟的脸上瞬间流露出一丝欣喜。然后,他看着我,笑了起来,温柔的笑。

再次看看时间,接近凌晨了。我想,这么晚回家肯定会吵到父母休息。

“很晚了吧,要我现在就送你回家吗?”耳边响起伟关切的声音。

抬头看向伟,大概是酒喝的有点多了。此时的他双颊微红,额角挂着细密的汗珠。

我停顿了下,说:“已经太晚了,现在回去我怕吵到父母。”

“恩,也对!你要不介意的话就去我那住一晚好了。”伟诚恳地对我说道。

看见伟投来询问的目光,干净而清澈。我犹豫了下,最后还是点头同意了。

在得到我的应允后,伟笑了,像孩子一样天真的笑。看着面前这个偶尔散发出些许稚气的男人,我不可否认的对他产生了一种好感。

这种好感,也许会随着时间的流淌,与日俱增,难以割舍。

付完帐后,伟拉着我一起走出了酒吧。

深夜,初春的气温虽不至于寒冷,但还是让我忍不住打了个喷嚏。

快步走向停车场,伟的车总是给我很温暖的感觉。坐进去后,我什么话也不说,轻轻闭上眼睛。

这个时候的自己,什么都不愿去想。身边的这个男人,让我忍不住想要去依靠。

车子飞快地奔驰在夜晚宽广的公路上,我闭着眼睛,只听见车窗外呼啸而过的风声,万籁俱静。

大概过了20多分钟,车停了下来。于是,我睁开眼,看向伟。

我问:“到了?”

“恩,到了!”伟停好车,然后我下了车,跟着他走进一座新建的小区。

伟的手搭在我的肩膀上,我们走的很慢。突然,我感到搭在肩上的手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自己的右手被一只温热的手掌紧紧包住。

伟的手温暖湿润,我抬头看看他,一起笑了。

进入伟的家,小小的两室一厅,装潢简单而朴实。两间向阳的屋子,大的一间是卧室,一张双人床上铺着蓝色的床单和被套,看起来干净整洁。

另一间是小小的书房,长长的电脑桌上摆着一台白色的电脑。桌边堆着很多的CD和书,我随意翻了下,都是一些轻音乐和中外名著。

我回到客厅,靠着沙发坐了下来。沙发上铺了厚厚的绒毛垫子,坐起来柔软舒适。

这时,伟从厨房走了出来,手里端着两杯刚冲好的果汁。他挨着我的身旁坐了下来,问我:“是不是困了?要么你去里屋睡,我睡沙发就好!”

我端起杯子,喝了一口,不是很烫。放下杯子,我看看伟,说:“不用那么麻烦了,你的床不小,足以睡下两个人了!”

听我说到这儿,伟明显的一怔,脸上不经意地划过一丝难为情。

看到伟略显羞涩的表情,我笑了,然后继续调侃地说道:“莫非你害怕我吃了你不成吗?”

话落,我看见伟像孩子一样傻傻地笑了。然后他冲我说:“怎么会怕呢,只是我现在还有一些工作要去电脑上做,你先去睡,不用等我了。”

说这话的时候,伟随手拿过办公包,从里面掏出一沓文件。他冲我笑了笑,然后起身走进了书房。

看着伟的背影消失在眼前,我忽然有一种不真实感。这个男人或许是真的想要对我好,只是现在的我还不知该如何去回应,这一切都来得太快了。

墙上的时钟一分一秒地走着,我坐在沙发上,将杯中的果汁一点点喝光。然后我看向书房,昏黄的台灯下,传来伟敲击键盘的声响。

忍不住打了个哈欠,我是真的困了。于是,我走进卧室躺了下来,没一会儿便睡着了。

半夜,从梦中惊醒的我一身冷汗。顺手按开床头的灯,我发现床上只有我一个人。看看时间,快凌晨3点了。

我坐起身,披了件外套走出卧室。客厅里一片黑暗,我打开灯,却看见伟高大的身躯蜷缩在沙发上,他怀抱着枕头,睡得像个婴儿。

我走到伟的身边后蹲了下来,迟疑了数秒,我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头发,短短的,却很坚硬。

感觉到我的触碰,伟突然醒了。他坐了起来,冲着我笑了。

“为什么不去屋里睡?”我坐到伟的身旁,轻声问他。

“忙完已经很晚了,见你睡得很熟怕打扰到你!再说,偶尔睡睡沙发也蛮舒服的。”

伟一边不以为然地说着,一边站起身去倒水。

“你怎么醒了?是不是屋里有点冷?”

“不是,只是做了一个噩梦。”

伟转过身,将一杯水递到我手上,然后他看着我笑了。

“你来床上睡吧,沙发上太不舒服了。”

我上前拉过伟的手,他的表情有点尴尬。停顿了几秒,他说:“鑫,我不是你想得那种男人,虽然我有喜欢你。”

我突然笑了,松开拉他的手,说道:“伟,我没把你想成什么人,只是不想让你继续睡在这里,会很不舒服的。”

转身,不再理会伟,我端着水杯进了卧室。我想,他一定会跟进来的。

果然,我刚躺下,伟就进来了。我们相视一笑,什么都没有说。

躺在伟的身旁,心里有种很自然踏实的感觉。我的手掌被他的手心紧紧裹着,暖暖的。

这时,伟突然侧过身,在我毫无反应的情况下,迅速地轻吻了一下我的额头,然后他看着我说:“鑫,这次可以安心睡觉了。”

对于伟突然的举动,我有点意外。

隔着内衣,我却还是能感觉到身边这个男人强有力的心跳,那是我许久未曾感受过的活力。

关上灯,慢慢地闭上眼睛,我安心地睡了。

当清晨温暖的阳光照在我身上时,我才悠然转醒。转头看向伟,伴着均匀的呼吸声,他依然睡得很香。

轻轻地将自己的手掌从伟的手心里抽出,原来昨晚他都一直没松开过。

起身,我穿好衣服便出了卧室。来到客厅,墙上的时钟刚走到9点。我坐到沙发上,拿出手机看,有两个未接电话,都是家里打来的。

我快速按下回拨键,电话通了,是妈妈接的。

我告诉她,昨晚给同学过生日到很晚,所以就没回家。

她什么都没多问,只是叮嘱我今晚要回家吃饭,她和爸爸上街买了很多菜,打算晚上吃火锅,我欣然答应了。

挂了电话,我刚抬起头时,正好对上伟含笑的眼睛。此时的他,正靠在卧室的门边上。

“小孩子怎么可以对大人撒谎呢,这可不好哦。”伟一边调侃地说着,一边走到我的身边坐了下来。

我冲他傻傻地笑了,说:“不好意思,我讲电话把你吵醒了,要不你再回屋睡会儿?”

“没事,我已经睡好了!倒是你,后来有没有再做噩梦?”伟说这话的时候,顺势揽过我的肩头,让我斜靠在他的肩膀上。

“没再做了,谢谢关心!”我想坐直身体,可是伟的手却用力紧紧地搂着自己,让我动弹不得。

我抬起头看伟,他的侧脸在阳光的映衬下透着些许不自然的红晕。

忽然,伟转过头来,笑看着我,他说:“鑫,不要乱动,就让我这样搂着你,一会儿就好了。”

我不再言语,轻轻地把头靠在伟宽厚的肩膀上。时间仿佛在此停止了,我甚至能感觉到,自己的呼吸已和伟的心跳节奏合成一拍。

彼此就这样安静地坐了十分钟,在这期间,我一直在想。如此温暖的感觉,若是永远都不会消失,那该有多好。

感到伟搂紧我的手渐渐放松了下来,我这才坐直身体。我看看他,一起笑了。

“中午想吃点什么?”伟低下头问我。

“在家随便吃点就行了,清淡一点。”因为昨晚喝酒的缘故,到现在我的胃里还是有些难受。

伟冲我笑了笑,然后站起身去厨房看冰箱。

“冰箱里有芹菜、豆腐、番茄和鸡蛋……要不我们出去吃吧?”听着伟大声念着菜名,我笑了。

“不用去外面了,今天就在家里吃好了。你煮饭,我做菜,简单点就好。”听我说到这儿,伟突然停下了手里的动作。

他关上冰箱,转身走了出来。然后,他看着我,露出一个傻傻地笑容。

“你还会做菜?”伟露出惊讶的表情。

我看见他惊讶的表情,也笑了。

“当然会了!”我站起身走到厨房,我已经很久没有做过菜了。

从冰箱里拿出芹菜和番茄,我一边洗菜一边说:“以前高中的时候,父母经常出差,虽然有给我留钱去外面吃饭,可是久而久之也是会吃腻的。”

稍微停顿了下,我又接着说道:“后来我认识了一位学长,他很照顾我,在我父母不在家的时候,他就会来我家给我做饭,那个时候,我学会了很多……”

伟靠在厨房的门口看着我,嘴角一直挂着浅浅的笑容,他认真地听我说着话。

过了一会儿,伟突然出声问我:“他就是你第一个BF吗?”

我一时愣住,停下手里的动作。我转头看向伟,他依旧微笑着。

本想开口说点什么,可我忽然感觉胸口堵得慌。于是,我只好冲伟笑着点了点头。

伟没再多言,转身从橱柜里取出电饭锅,他开始淘米。

大概过了一小时,我做好了几道很简单的菜。其中有番茄炒鸡蛋,芹菜炒肉,红烧豆腐。

围在小小的餐桌前,吃着伟煮的米饭,虽然有些软,不过很香。

伟含笑看着我,然后说:“鑫,你让我很意外!”

我笑了,不说话。夹了鸡蛋放在伟的碗里,他笑的更深了。

这种气氛是我喜欢的,很舒服,有一种家的温馨。

伟不时地会往我碗里夹一些菜,他说:“你这么瘦,应该要多吃点才是。”

我微笑,不说话,然后埋下头将伟夹来的菜和着米饭一起吃光。

“我做的菜好吃吗?”放下筷子,我看着伟问他。

“恩,很好吃!”伟抬起头,嘴角挂着满意的笑容。

其实,今天做的这几道菜,都是我比较拿手的。只是因为自己平时嫌麻烦,懒得做而已。

“那就好,下次也让我尝尝你的厨艺如何?”一边说着,我一边朝伟的碗中夹菜过去。

伟接过我夹去的菜,眯着眼睛说道:“没问题,只要你想吃,随时可以做给你。”

我没再说话,看着伟将碗里的饭菜一点点吃光,我露出一丝微笑。

午饭过后,伟洗碗,我收拾桌子。待一切忙完后,到了下午一点。

我坐在沙发上,随手翻看着杂志。伟洗完碗以后,走到我的身旁坐了下来。他说:“鑫,我们交往好不好?”

我顿时愣住了,合上手里的杂志。我抬起头看伟,他的眼睛深邃而又清澈,目光坚定无比。

我笑了,看着伟认真的表情,我说:“如果我不愿意呢?”

伟半天没有答话,我看见他的脸上划过一丝难掩的失望,转瞬即逝。

低下头,不再看伟,我将手中的杂志放到一边。之后,我靠在沙发上,闭上眼睛,不发一语。

过了一会儿,我睁开眼睛,看向伟,我说:“你值得让我相信吗?”

伟微愣了一下,然后一把搂过我,我的脸顺势贴在了他温热的胸膛上。

“鑫,请相信我好吗?无论你以前受过怎样的伤害,从今天起,就让我来守护你好不好……”

耳边不断传来伟低沉的声音,我就这样一动不动的任凭他搂着。

心里一直在想,眼前的这个男人,他什么都好,也正因为他有这么多的优点,才让我少了安全感。

过了一会儿,伟才缓缓松开搂紧我的手。坐直身体后,我看了看伟,他不好意思地朝我笑了笑。

我没再多说什么,起身走到书房,我打开电脑,选了一首流行的舞曲。我把音量调大了一些,然后走回到客厅,站在中间的空地上,我开始随着音乐舞动起来。

看到伟渐渐眯起的双眼,目不转睛地盯着我舞动的身影,我的嘴角扬起一丝轻笑。

一曲结束,我看见伟投来赞赏的目光,我笑了笑。额角全是汗,我坐回到沙发上,端起桌上的水杯喝了几口。

“鑫,你舞跳的真好!我都移不开眼了。”伟一边笑着说,一边抽出纸巾帮我擦着额角的汗水。

放下杯子,我转过头看伟,很认真地说道:“伟,我答应你,我们交往!”

话落,我看见伟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呆愣,转眼间却被宠溺的笑容所替代。之后,伟伸出手搂我。

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被伟轻轻地带入怀中,然后,我看见伟的脸一点点向我靠近。将眼睛闭上,一个深深的吻印在了我的唇上……

这个吻持续了很长时间,直到我感觉快要无法呼吸时,伟才松开了口。睁开眼睛,我看见伟的双颊上泛起一团红晕。

我笑了,笑的眼泪快出来了。我在心底反复告诉自己,就让我再任性一回吧!

如果和伟的相遇是一场意外,那么,开始和结束总要留下些什么作纪念。

伟见我一直盯着他笑,他突然低下头,附在我的耳边轻声说道:“鑫,我们要不要再来点更特别的……”

没等我反应过来,伟就已经欺身压向了我……

闭上眼睛,这一刻,我是幸福并快乐的!

——Ending——

我心里一直明白,其实自己早在一开始就喜欢上了伟。喜欢他笑起来的样子,像个孩子一样。

一直以来,我都很清楚,在GAY的世界里,能遇到一个彼此都喜欢的男人,真的很难!

所以这一次,我和伟谁都不想轻易放弃……

PS:后续

很久以后,每当我回想起这段经历时,总会忍不住微笑。

其实幸福在我看来,就好像一只翩翩飞舞的蝴蝶,你要追逐它的时候也许总是追不到,但是如果你悄悄地坐下来,也许它就会飞落在你的身上!

人生,很多时候就是这样,你不知道在下一秒会发生什么变化。对于伟,虽然自己早有准备,但还是情不自禁地被他的温柔与深情打动,最终不能自拔。

现如今,我和伟的交往已进入了第三个年头。这三年里,我们的感情在平淡中与日俱增。虽然少了最初的惊喜,可是这样实实在在的生活正是我们都想要的。

伟常常让我靠在他的怀里,然后用手指轻轻地摩挲着我的脸颊。每当这时,他都会开口说:“鑫,能遇见你真好!”

我抬起头,看着伟,然后一起笑了。

仔细想想,遇见伟,对我而言又何尝不是一种幸运。只是,这样的幸运也会有终止的一刻。

两个月前的一天,伟找到我,告诉我他父母帮他选好了女友,很快就会订婚。他不想违背父母的意愿,对一个28岁的男人来说,早该到了成家的时候。

我看见伟痛苦的表情,实在不忍再说什么,毕竟结婚对每一个GAY而言,都是迟早的事。

那天晚上,伟一连要了我三次,每一次都似要把我融化一般。缠绵过后,我躺在伟的怀里,默默地流着眼泪。

伟紧紧地拥着我,小心翼翼地替我擦去眼角的泪水。然后,我们彼此沉默着,不发一语。

渐渐地,我想要睡了。黑暗里,我感到有温热的液体滴在我的背上,慢慢地漾开来。

朦胧中,我听见身边传来伟低低的声音:“鑫,对不起,我是真的爱你!只是,我身不由己……”

我的心顿时紧缩成一小团,真的好痛。嘴角慢慢溢出一丝微笑,这段感情,我无怨无悔……

很多时候,我都希望时间可以静止。可惜,生活始终在继续。

转眼间,四个月过去了。今天,是伟举办婚礼的日子。

最后一个来到婚宴的现场,我静静地站在大厅的角落。环顾四周,宾客满座,热闹非凡。目光不经意地投向那抹熟悉的身影,今天的伟显得格外耀眼。

这时,伟的目光正好和我的对上。我看得出,他的表情里有一丝难掩的无奈与痛楚。

停顿了数秒后,只见伟拉着新娘快步地朝我走来。

“你来了!”伟微笑着冲我说道。

“恩!”我点点头。

“我给你介绍,这是我老婆,叫娜。”伟指着站在他身旁的女子。

我把目光移到伟的身边,新娘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。

我微笑着向她点头示意,然后伟又接着说:“他是我的好朋友,鑫!”

一番寒暄过后,我从口袋里掏出准备好的礼金,递到了伟的手上。

伟低头看了下,然后又抬起头。我看到他想张口说点什么,但最终只说了声谢谢。

之后我又同伟和新娘闲聊了几句,从言语之中我可以感觉的到,这个女人也是爱着伟的,我唯有在心里默默为他们送上祝福!

又过了一会儿,我借口有事要先走,伟没说什么,只是留给我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。

转身离去的那一刻,泪,无声的滑落。

我从未埋怨伟为什么要结婚,只是感叹,在感情这条路上,没能和他走地更远!

伟在婚后的第二天,就给我打来电话。他说:“鑫,对不起!我没能陪你走到最后了。”

说到这时,伟的声音明显哽咽了。他停顿了下,又接着说:“鑫,如果我以后离婚了,那一定是为了要和你在一起!”

我突然笑了起来,很大声地笑。然后我说:“既然想和我在一起,又为什么要结婚?”

电话那头的伟半天没说话,过了一会儿,听筒那端传来伟哭泣的声音。

我没再说话,按下挂断键,我连同手机一起关了。

慢慢地走到窗前,望着远处的风景,我从兜里掏出一支烟点上。

深吸了一口,我想,如果这就是我和伟的结局。那么,我的成全也好,祝福也罢。这一切,都只是为了证明,我真的爱他……

时光匆匆,一去不返。或许某一天,我不再会轻易爱上任何一个人,我带着满身的疲惫和回忆途经走过的路。这时,我依然希望看见笑容,依然喜欢听到祝福……

推荐福建同志小说
>福建同志小说:福州男同我进了你身体,你进了我生命(图)
>福建同志小说:厦门MB男友又接客了,我躲在门外听他们嗨(图)
>福建同志小说:厦门做过MB的男友 背着我偷偷接活(图)
>好看的MB小说:泉州男孩,我的MB男友(图)
>福建MB同志小说:我卖,我愿意(图)
>福建同志小说:福州个人MB,未见面的姐夫居然成了我的嫖客(图)
>福建同志小说:厦门MB帅哥做鸭的男男经历(图)
>福建同志小说:泉州Gay,我喜欢上了那个MB男孩(图)
>福建同志小说:厦门GAY长大后,我想做MB(图)
>福建同志小说:泉州男孩和他分手后我做了MB(图)
>福建同志故事:GAY男人,找个MB过一晚(图)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