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福建同志    %E5%81%9A  同志酒吧  同志公园  男男  G@mes  as

福建同志小说:一个小gay和中年大叔们的纠缠往事(图)

福建同志小说:一个小gay和中年大叔们的纠缠往事(图)
福建同志小说:一个小gay和中年大叔们的纠缠往事

火车开动了,对面坐的是我那时非常憎恨的父亲,我曾经不只一次的,痛苦的,病态的思考着一个非常让人不能接受的问题……我还活着干什么呢?有意思吗?别人都那么幸运,而我却这么特殊,在人生的道路上,有些东西失去了,就没有什么幸福可言了。

  还清楚的记得那时我还小,父亲把我扛在肩头,那天正是冬天,南方的冬天虽然不是很冷,但是也接近零,正当我和父亲在前面走的时候,突然听到后面锄头落地的声音,父亲回头看才知道,是母亲滑倒了,回到家里之后,母亲把裤子翻了上来,血淋淋的一只脚,我当时吓坏了,不知道该怎么办,那是我小的时候,感到最无助的一次触动,母亲感到火烤到伤口非常痛,不敢接近火坑旁,可是那时正是冬天,房外可是很冷的,母亲就那样坐在房前的冰凉的石凳上,思考着什么东西。那时,我感到天快踏下来了,还以为那是人生中最痛苦的事情了,可是万万没有象到,这对我,对母亲都只是痛苦的前奏,不值一提。

  新年到了,我非常的喜欢过年,那时姐姐还在身边,我是家里面最小的,父亲那时还在家里,全村的人都一个姓,都是穷人,没什么贫富差距,大家乡亲相爱的处在一起,那时村里发生最严重的事情就是为了一点点的土地而发生的口角,但是那些都与我无关,因为,那时我的父母在村里人缘是最好的,所以我没什么仇恨,没什么可抱怨的,那年,我考的非常好,父亲准备在过年的那天给我点什么,我平日里比较喜欢画,在纸上的小龙,我可以把它放大,画在柜子上,然后父亲就会帮我把它雕刻出来,所以父亲就给我买了大量的纸,并叫我到书店里面去看,要什么就买什么,我记得那是我一生中最自豪的一次过年。

  火车从缓缓的开到如风的走,我没有感觉到不舒服,我是最害怕坐车的,我也是第一次坐火车,父亲在我的对面坐着,我一句话也不说,他时不时的看我偶尔叫我把窗户关上,吹得冷,实际上,我和我得父亲已经有很长得时间没有说话了,他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,但是我得眼睛还是望着窗外得景物发呆,在思考着我认为不是问题得问题。

  当我人生中第一次受挫得时候,我才知道了我心里面最想得人是谁,他是和我从小到大得玩伴,他是我得堂弟,我二爸的儿子,他小我两天,他低我一级,他就是比我胖,比我好看,说句大逆不道的话,在某种意义上,他还是我魂牵梦系,整日担忧的恋人,那年我学习不景气,几次考试就不好,还受尽别人的责骂,我感觉到很无助,很悲伤,那时我只好向家里的他写信,让村里回家的人带回去,那时没有人能察觉到我在思想上对他有任何问题,二爸只感觉到我们的关系很好,那年暑假,可能是我最阳光的一段吧,不管他去做什么,我都愿意和他一起去,放牛,洗衣服,背烟,挖药材。可是在如今看来那算什么呢?

  后来我高考了之后就去和姐姐一起打工了,打工回来了之后,我才知道姐姐过的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,我觉得我舒舒服服的在学校学习,却让姐姐有那么大的牺牲,我不愿意,高补的那年,我是非常凄苦的时候,我想,我若考上大学,还得糟蹋我的姐姐,我的良心过不去,那年我把所有的经历都放在世界名著上面,我觉得那些东西都好像为我写的,我没有什么可高兴的事情,当宿舍的人说他们对什么恶心,喜欢什么时,我却发现,他们所恶心的,我却非常期待能看见。最让我高兴的事情就是,每个星期能给他写信,或者,能在网上能看到他,因为我太想念他了,我想知道他的一切,刚开始的那段时间,我写了两封,可他就给我回了一封,可我真的非常感激,到后来,他就不回了,我每天都在看,希望在学校的那块黑板上有我的名字,可是后来,没有了,在后来,我实在不习惯读私立学校的封校制度,就在元旦的那天,我回家了,回到家里面之后,他问我有没有收到他写的信,那信才寄出两天,我是不可能收到的,可是他说了,我那样做让他很烦。

  我在信上没有对他说过一个想字,我知道那是非常不行的,我那时根本就不知道断袖,只是贫自己的爱好操作自己的言行罢了。那年冬天我非常冷,我一直都在为他担心,怕他冷着,怕他不快乐,怕他不成才。可我就是不能为他做什么,因为,毕竟我还是个孩子,我不能给他什么。

  想到这里,我不禁叹了叹,窗外很美丽了,绿色的竹,清澈的水,可就是没有家乡美丽。好了,既然你说我烦,我就不再烦你得了,虽然心里有无奈、有失望、有伤心,可这些丝毫不能减轻我对他的思念,我想等到有一天,我想有机会,有资格抱你。我回过神来,对刚才的想法而感到脸红。后来想想,还是算了,走了好,没有用的,他不可能会像我想他那样想我,他常常对我说学校里面的那个女孩子让他怎样的想,可我在学校了,目光只会对着那个男孩偷偷的想,甚至把那些思绪编成见不得人的小说,写下来。我从小就有秘密,谁动了我的抽屉那可是要我命的事情。因为我从小就喜欢在小说上创造能和我挚爱人能亲密接触的情景。

  火车在高速行驶着,我的思考没有白天和黑夜,只知道,饿了就吃,困了就睡,手里面拿着母亲临走时给我的手机,这个手机可是父亲用的废品,父亲用的可不是母亲所能达到的,而我一般不用手机,这次,是母亲怕我在外面联系不到我临走时给我的,“不管你做什么,你都要记住,你对不起你的母亲”,我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,我说话一向非常低声,这句话只有我才能听见,因为在离家的时候,我让母亲为我哭了一场,我说,我所填的自愿是看钱来填的,我想反正填什么出来都找不到工作的”,我说这句话的目的是想让母亲不要对我寄托太大的希望,我的希望就连我自己都看不到,更何况母亲呢?那时我不知道这句话对母亲有多大的伤害,事后直到母亲跑到房后的大石头上偷偷的哭泣我才知道,我的话伤她有多深。
福建同志小说:一个小gay和中年大叔们的纠缠往事

  那时,我就在心里想,“妈妈,儿子就连命都把握不住了,我已经没有任何快乐给您了”,当我发现我已经一无所有的时候,感觉天都快踏下来了,我发现我喜欢男孩子是在上初中的时候,那时兄弟们都在谈论女孩的时候,我却在一边对男孩子疯狂的想念,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,我已经不在喜欢男孩子了,那时我刚上高中的时候,新来的数学老师,腰圆膀大,那时我还以为是因为我的数学太不理想才那样想他的,如今才明白,那叫暗恋,是爱的一种。可能由于距离太远吧,他走了对他的思念就不了了之,忘着窗外的夜景我又叹了口气,我想在我跟我所喜欢的人总是一个在天上,一个在地下,永远都不可能走到一起的,就算我默默的为他们付出,懂得回报的,让我更加的想念,不懂得回报的,我拿他们也没办法,我想就算人家在怎么感激我,人家都不可能爱上我,这就是现实。

  那些年月里,我一边写小说,一边读书,我写的小说,仅仅给我自己看而已,因为,我想写我怎么样遇到一个男人,然后又怎么了,这样的小说是见不得人的,可我就喜欢那样写,那些年里,我没事的时候总想一个人走,我虽然是扁平足,可我非常能走,这对很多人来说很没意思,我总想一个人走到那些地方,我想总会有一个地方是我最喜欢的,它在等待着我去发现,能让我最放松的也就是边走边想了,用来安慰我的一句话是“上天把我变成这样,总会有它的目的”。走过那些山川草木,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些年来我那么喜欢外界的自然风景,如今看来,其实是孤独塑造了我,一个生活充实的人会去那些地方吗?

我想不会,我对某些正常人非常喜爱,可我对某些正常人非常恐惧,怕他会瞧不起我,我想我注定得不到我的爱人,我今生注定不能拥有爱,我害怕结婚,还得躲着他们远远得,真的很累,人有的时候,看不到光明,看不到希望,一无所有的情况下,死很容易想到的,我不敢承认我就是男同,因为我周围的人都认为那是变态,都在咒骂,经过两次的高考洗礼之后,有聪明的人已经看出来了,说我变态,那时根本就没有回避,我竟然拿着我所喜欢的中年人的照片放大,拿到宿舍里面去,高考之后,本想打算把我的小说写完了,就离开人世,可是我把我的小说完之后,心情并没有好过一点点,生不如死的滋味不好受,我是穷人家的孩子,并且我还有爱我的母亲,有这样的思想实在是罪过,可我该何去何从呢,我自己都不知道。

  那时我去了网上,对同性恋的概念全面的解读,我终于知道,我原来是同性恋,我在情感上,在性倾向都倾向于男人,其实性倾向倾向于男人,情感当然也跟随着倾向于男人了,不可能性倾向于男人,而情感取向于女人吧,那时后,开始了我的同性之旅,我开始是加了,很多的QQ网友,和他们交流,在那之前,我的QQ号上面加的都是中年人啊。那时对同性恋的网站还打得不严,手机上随便都可以搜到,我接触到最好得一部同性恋小说是《我拿什么换你回来》,我看得是那么得痴迷,没有过程描写,在那之前我所看得都是以过程描写见长,没什么感情可言,看不到真实感言,当然让人记住的东西就更少了,后来也读到了很多好的,可都是照般现实,没有让人领悟到什么的意义,在家乡,在那些特殊的地方洒下很多对同性向往的痕迹,后来看来看去,感觉都是杜撰的,现实生活中哪里会有那样的事呢?我再次陷入痛苦之中,我想,在别人的生命中,冥冥之中在安排着他们的爱人在和他们相见,可我呢,我到哪里去见我的爱人呢,现实生活中的同性恋躲还来不及,谁会告诉你他就是同性恋呢?

  那时,我只要一有时间就往网吧跑,还是早上才可以研究,没想到,研究起来,里面还有很多可爱的东西,我渐渐的被同类迷进去了,那时后,空间里有很多可以看的视频,我以前一直都想看的,终于能看到了,同类之后,原来还有这么多和我一样的人,最难能可贵的是,有些网站收集了大量的帅男人,比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些明星帅多了,我最喜欢的是丰满的中年人。感叹我的一生就这么很快就过去了,如果,我的一生能经历一次爱,那该有多好啊,想归想其实,能看看就已经不错了。

  想来想去我已经很累了,在网上,有人以为我是武汉的,尽然叫我去。我想那会是什么样的场合呢?我想,反正我也不想活了,这次去北方,卖,我开始收集同志会所的资料,那男人被人脱光了,相机在喀喀喀的照呢,我想,着要是被我的母亲发现了,我该怎么办呢,我是有那个想法,可是真正还没有到我走那步的时候,有的事情是比死都还可怕的。

  我迷迷糊糊地从梦中醒来,手被自己的头压得抬不起来,听父亲说,已经到重庆了,我透过往外看去,看到那里得楼房,高得吓人,巨大的桥梁横空架在长江上面,很是壮观,人说重庆是座山城,是雾都,真实不假,火车进了城市之后就慢了下来,当我和父亲下了火车时我才发现,这个火车站好大,好壮观,在电视里看到过这样的火车站,如今终于能看了,心里有在多的不痛快都放在一边了,我和父亲出了火车站,买了票,是下午的,可这时才十点,我想在这座在我看来巨大的城市里好好的转转,因为我非常喜欢城市的豪华气派,重庆人和我们贵州人说的话很相近。刚刚出来,很不习惯说普通话,在重庆南南站附近的那些人说的还是贵州话,可能是从贵州过去的。父亲可不喜欢什么城市的豪华,他想尽快找到重庆北站,问了几个人,人家还以为我是买东西的,都显露出微笑,可知道我只是个问公交车的之后,就没了好脸色了。后来,父亲决定坐出租车,司机是个四十几岁的中年人,说话很快,很热情,他是按时间给我们算钱的,车经过了立交桥,跨越长江,不知道他有没有故意走冤枉路,总之,让我能在这座城市一睹容貌,我真的很高兴了。重庆北站很宽广,所有一切都是特殊的,都是新鲜的,我想这座城市似乎和我有着千丝万缕的的关系,我说不清道不明,就是喜欢。

  当我再次座上开往北方的火车时,思绪又开始游动了,父亲问我吃不吃东西,我说不吃,可能时父亲看我已经一天都没有吃了才问我的,我想我没有胃口,很长时间以来,我虽然不能自杀,可我已经习惯了忧郁,习惯了不问世事,习惯了像孤魂野鬼一样活着,对父亲从很久都没有好脸色了,记得那时我还小,我非常依恋我的父亲,至于什么原因,都是罪过,我曾经非常羡慕我父亲是个地地道道的正常人,他很容易就能把很多事情做好就如结婚,对于我来说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,而对于他,是件非常幸福的事情,当然也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,人的一生有的时候,难免会犯糊涂,我不知道我的父亲为什么会有那个思想,可能是因为男人的爱好吧,男人都喜欢找年轻的女人释放他们的欲望和能量吧,这只是我的猜测而已,可能是我两次高考都没考好,让他看不到希望了吧,这也是我的罪过,其实就我不喜欢女孩子的那一刻开始就是罪过,我一生下来就是罪过。父亲开始在外面找女人,那年暑假,我回到家,到村里面吃酒,后面有个村汉就走到我耳边,在无人的时候说,你爸爸真的很强悍,我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,但我没有搭理这个人,新年很快就过去了,那年,我家就成了村里过年没有栽猪的人家。后来我在父亲的桌子上发现了他被感染上病毒的病单,这是我不能接受的。我想他感染上病了他舍得花钱医治,可我的母亲可舍不得花钱看病。

  从那以后我就在没有正眼看过我的父亲,他残害我的母亲,还肆意糟蹋姐姐好不容易打工挣来的钱。这还不算,那些年里,土地被政府一亩地,一百快钱收回去,家家户户都外出打工,那时,国家对中国农民工开始重视,从村里出去的青年,每年都能拿几万快钱回来,家家都盖起了新房,贫富差距开始拉开,各方面的问题开始出现,母亲在村里没有得罪任何人,却遭来很多人的唾弃,遭受富贵人的压迫。可那时,父亲与我的母亲发生冷战。实在是不应该。一想到那个孩子骂我的母亲老不死的,我的心就像快炸开了一样,我想人活到这步了,还有多大的意思呢?看看父亲,好像已经睡着了,我有很长的时间都没有和他说话了,其实他也怪可怜的,死守着我这个步争气的儿子,想体验一下年青人的活却遭来很多的口骂,其实人人都有罪,只是背负的罪名不同而已,我如果第一年高考就考上清华北大,我的父亲我想也不会这样,可我不能啊,我没玩,没恋爱,没上网,所有的都没有。可我就是考不好。是上天非要让我背负这个罪名的,我没有办法。都是可怜的人。我跟我的父亲都是,而我的母亲是受多层压迫的苦命人。我,我的父亲,社会。等等。

火车经过层层叠叠的山洞之后,就开始在平原上行使了,平原地区就是天地大,在我们那个多山的地方,天都被上遮挡住了半边,幸运的是,在我们那些地方,山山水水的,绿水悠悠,进了山西就很难看到森林了,北方人骨骼大,皮肤白的多,肥胖的也多,南方就皮肤棕色的多了,南方人个头小,可是眉毛生得好看。食品车来了,我想吃点凉粉,就算了,父亲还在睡,我本不想叫醒他的,可还是帮他买了一份。到了太原,天是灰蒙蒙的,灰尘很大,我来早了,我和父亲找了一家旅店住了下来,我就到太原城里去转了,我是个非常喜欢走路的人,说,太原是全国唯一没有立交桥的城市,我看也是,走红灯很不习惯,看人走我就走,我漫无目的的走到了汾河边上,看到一条巨大的龙,我才知道,其实太原还是有美丽的地方的。刚到我不知道要干什么,以前,我喜欢画画,喜欢一个人在树林里面练武,可如今,对什么都失去了兴趣了,我想写,可我不知道写些什么,回忆吗?不,所有的我都回忆了,学习吧,可是学校根本就没发几本书,我学什么呢?干什么都没了兴趣,有时间的时候就去网吧,没想到输入“同性恋”就出来那么多的网战。在早上的时候,根本就没有多少人上网,那时正是我搞秘密研究的时候,我没有想到我的同性之恋就从那时开始了。而且是从网络开始的。

  后来,父亲回家了,虽然心里对他有一百个不满,可当我送他回去的那一刻,我终于深深的感觉到,我还是他的儿子,从我在那个家庭出生的那一刻开始,我就注定要和他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,我怎么逃也逃不掉,我送他走后,我想到他一个人在火车上的孤单,想到他还要坐两天的时间才能到家,多少年沉积在心里的恨顿时烟硝了

  我似乎想到,我今生有对不起我的母亲,可我也有对不起我的父亲,我不知道大学对于我来说是意味着什么,我只知道,人爬得越高摔得越重,我活在压力下,可我感觉到,我的责任越来越大,我没办法减轻我的压力。

  大学开始之后,我还习惯独来独往,后来感觉不好,没多大意思,偶尔还会去网吧看看同志们发在空间里的视频,而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学习,心情老是感冒,我已经习惯了,在百度上面输入同性恋网站,哇塞,出来那么多,我随便打开一个,没想到,同性恋的人挺多的,太原市也很多的嘛,我刚来太原的时候,父亲就帮我办了一张太原本地的电话卡,后来学校又帮我办了一张,我学着群里的人,在网上输入我的电话号码,不到一分钟,就有人打来了,我喜欢中年人,我想父爱和我的倾向有很大的关系,我不知道我爸爸看到我的这种话会怎么样,我从很小的时候就喜欢中年人,中年人成熟,一般的情况下丰满,人生阅历丰厚,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很少骗人,懂得关心孩子,这是我最初对中年人得认识。

  我把我的电话号码发在网上之后,心里有着翻天复地的变化,我想我不应该这样的,我刚刚走出网吧,就有人打电话来了,我听他的声音是中年人,可是并不像我所想的那样他一开口就说,他在哪个小区,叫我过去和他玩玩,天啦,怎么会这样,那时我先前所想的爱情怎么会这样呢?还有,我本身其实也有欲望,我只要一踏出校门,我就能体验我所想的同性之爱了,我犹豫,我害怕,最后还是控制了,我对他说我不来了,并且叫他找别人,后来很多人都打来了,我把那些电话号码都暗他们的年龄储存,过了,再后来,就没有人给我打了,我去网上看时,我所发的帖子已经在后面去了,我所想象的,跟现实相差太大了,我没办法接受,我决定走出这个圈子,这个圈子没有多大的意思,那些小说上所写的都是假的。后来有一天,的手机上发现了一条短信,说,我是武警,想起您吃饭聊天,我想,武警,这下可好了,之前我认为像我们这种人被别人看成是犯罪,被发现了是要被抓获的,如今才知道,原来这并不是在犯罪啊,武警,一定很威武吧,我这样想着,我回了,我说我在上课,后来到了晚上,他又发来了,说方便的话他打电话来,我同意了,他是个健谈的人,说话很有力量,很有霸气的风度,他叫我出去,我知道我出去了之后就意味着什么,我得为我的安全着想,再说那时候学校已经给我一笔助学金,我当然不愿意拿我珍贵的钱开玩笑,从他的说话中我可以听得出来,他是那种想要什么就要得到什么的人,他的话有几分吸引力,他说他是天津的,来太原开会,说着说着我还是想出去了,后来想想晚上做事多少还是不安全,还是算了,第二天我不去,想来就是我不够意思了,我们约好了八点在火车站见面,那时他穿着一件黑色棉衣,内部穿的是一件警衣,他走路很有精神,身体壮大,那是我对他的最初印象,我想过了马路坐公交,可是他过了马路就拦了一辆出租,周围的建筑都在我的视线内往后走,我一个从石头小乡出来的人,在外面是很少坐出租的,他对我说起了昨天晚上怎么样跟我说话了有怎么想,对司机一点都不避讳,我当然是他说什么我就答什么,后来,我被他带到他在太原的房子,听他说,那房子是政府给他的,我想这跟我没有关系,其实他是在用金钱诱惑我,到了他家,我不敢随便乱翻看他房里的东西,不敢乱走,我们在他的房里洗完澡就睡下了,那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,我可以随便抚摸他的身体,可以随便,我就把我的第一次就这样献给了一个我对他不太了解的人。

  在那之前,我对我看上去,会让我很想念的中年男人,只能是看看而已,我不能和他们近距离的接触,有的人我甚至想多看几眼都害怕被别人怀疑,对我的堂弟,小的时候,他对我的举动感到恶心,我只能避开他,默默地为他付出,希望有一天老天能开开眼,让我有机会能抱他一次就够了,如今不是那样了,感觉到了,很多人和我一样喜欢男人,他们渴望能接近男人。我是他的小媳妇,第一次让我感觉到痛,很痛。让我怀疑我是不是同性恋,后来他睡着了,我在他那温暖的怀里,睡不着,第一是他胡噜打得太大了,第二,我会认床,我就那样温暖的、幸福的、痛苦的在他的怀里静静地躺着,不知道他什么时候醒来,大约睡了一个多小时吧,他终于醒来了,他说了一句,真好,后来又继续他所谓的真好,那时我真的痛得不行了,但我还是忍着,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忍着,他还叫我不要怕痛,真是笑话,后来到了下午,那天我只有早上一节课,到了下午我就没理由回去了,我对他说我最喜欢的地方是书店,那时他就带着我去了得一文化宫,他叫我想要什么尽管拿,我没有拿,尽管我想买的东西特别多我还是不拿,后来他又叫我去了美特好超市,给我拿了很多的东西,我就对他说了那些东西我用不着,什么牛奶啊,什么这啊,那的,后来他准备给我买一件标价五百块钱的棉衣,我对他说绝对不可以,他也就没买,那天回到宿舍的时候,我百口难辨,那是怎么来的,同学们说那是我的老婆给我买的,其实他们怎么会看不出来呢?在那个宿舍,我平时每顿饭一块钱的凉菜,一块钱的大米,班上最穷的人,我不可能去买那些东西的,我想尽快的离开他,他让我痛苦,我不是同性恋,可我刚刚这样想的时候他的短信就来了,我太好了,他对我很满意,我想我这样的行尸走肉如果还能让一个中年老人快乐,我愿意接受他,这是我一贯的主张,其实我内心真的不喜欢他,可是他的短信太多了,我简直不能回避,也就应付吧,他说他怎么样想我,问我该咋办,还说想听我的声音,后来还叫我不许去找别人,那几天可能对于我来说很快就过去了,可能对他来说很长,到了星期六,没想到他还没走,他叫我去霍州,说是去和他拿苹果,我不知道是拿什么苹果,也就答应了,他早早就来到了火车站在那儿等我,那时我还在上课,我不能出去,可我却又不想让他等,心就开始紧张起来了,下了课,我把书给了宿舍的人就往火车站跑去了,还很远的时候,我就看见了他,他不算很漂亮,可我看到他在等我,他早早就到那个地方等我了,我知道那个地方时不能停车的,可是他还是在哪里停着,上了车我才知道,他拿他的什么证件给那人看了,那人向他敬礼,具体什么我不清楚,那是警察的规矩,我不懂。

  他对我说那车是他租的,他在天津的时候开奔驰,我不知道什么叫奔驰,他对我说这些简直就是对牛弹琴,天气很好,太原的天气在好也不能看到千里之外,天上的灰尘让人不好受,那时坐在他的车里就像进了天堂一样,高速公路上很平静,他时常把手放在我的手上,我不敢对他乱来,他说他在天津是个军长,来太原开会,在网上看到我发的帖子,想我发的那帖子要是被我爸爸看到会怎样,他可能只想到一个人一个电话号码,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喜欢孩子,我一直没有问,他有的时候也不想踏入这个圈子,在我之前,他曾经有过,人是重庆的,我没有问他是怎么和那人好上的,更没有问他为什么分开,我不知道一个军长到底有多大的权利,也不知道他是大款还是平常人,我总觉得,他所要做的事情非常多,一天他的电话很多。我不知道我不爱说话的性格会扼杀掉我的很多,我觉得坐在他的车里很美丽,但是我说不出来,我跟他交往我害怕被他的妻子发现,可我没说。他的车穿过一个又一个的洞,最后终于到了霍州,有一个人早在哪里等候了,那人对他说全部都是野味,他说假的,之后就有一辆车在前面,他就跟着那辆车走了,在等的那人就上了他的车,马上就和他天南地北的谈论起来,车穿过霍州市里的那些灯红酒绿的地方,之后就顺着小路走。最后终于到了了取苹果的地方了,我那时就开始憋不住了,想小便,可我还得忍,后来我们就到了一家离城市很远的野味馆,我边走边留意哪里有厕所,野味馆离到处都种满了花花草草,房子都有一种古老的风格,我跟着他,他做什么我就跟着做什么,吃饭前有一个服务员端着一盆水过来,我学着他的样子洗完手用毛巾擦了擦,又剖水洗脸擦了擦,然后几个就围着一个圆桌坐下了,那是我已经忍不住了,可是要吃饭了,在这个时候出去上厕所很不好,继续忍,后来端上来的菜有野兔,野猪,蘑菇,还有那些什么东西,有太咸的,还要喝什么露露,我从来都没听说过,后来终于有人出去了,我想终于有机会了,我刚站起来,就有人跟着我出来,他知道我是想上厕所,就给我指厕所所在的地方,我想这下可让我解脱了。我出来好在院子里转转,天空一轮明月,好美丽,我进去,看看端起小水壶倒水,他说,“给各位叔叔们倒水”,旁边那个看上去中等身材的人似乎像很受不起一样,连忙把小水壶接过去一排二的倒水。我是南方人,个头小身子瘦弱吃不了多少,他们还没吃饱的情况下,我就已经吃饱了,他对那些人说,我是他一个在贵州的一个兵的儿子。

  再后来我们就回了,他走到哪家野味馆的前面,看着那些玉米,他说“阿绿,来看看,这是玉米”,其实我吃玉米都已经吃了二十年了,我当然知道玉米是什么东西了,到是他们东北的,太寒冷,不能种玉米,我坐上了陌生人的车,而他却开着自己的车走了,在他们的车中,他们说的是本地话,我听不懂,如果说的是太远话我到还能听懂一些,但是我迷迷糊糊的听听到他们说出非常敏感的字眼,“同志”“军长”,其实他们原来都知道的,在北方同性恋已经不是什么精神病之类的了,北方人知道同性恋可以恋爱,可在南方,同性恋是病,如果他跟我是在南方出没这种地方,不会有人怀疑是这种关系。车穿过了豪华的城市,又到了一个乡村,可是那家叫西部王朝的酒店却很豪华,我们刚刚进了酒店就被叫脱去了鞋,理由是楼上都是地毯,有人给我们付了钱,后来就去看二人转,说是刚刚开始,巨大的音响震得我的耳朵很不舒服,几个打扮的非常漂亮的女孩子在台上跳,只有很少的遮住特殊部位,头上戴上很长的凤凰羽毛,那个男歌手唱了一首又一首,说“为你的领导点上一首歌,前途无量”,说着就一口吧手里的一瓶啤酒给喝完了,我知道他对台上的那些女的不感兴趣,回到卧室之后,那些人说要给他找个小姐,他说不需要,那人又说要不要给我找一个,他说,我还是个学生,不能给我找,后来那些人终于走了。就只剩下我们两个了,我没想到,在他的包里有一瓶油,那时我并没有感觉到疼痛,反而默默地从那时候开始依附了他的身体。

  那第二天,我早早就醒了,他问服务员有没有早餐,那服务员跟我一般大的年纪,其实我想他的心和我的是一样的,因为我知道有一天我可能也会走他这条路,我虽然做了大官人的小妾,可是我并不觉得我比他人高。那服务员说有,他把他的包挂在我的脖颈上,在小服务员的指引下到了楼下的小餐厅,吃的是馒头,鸡蛋,还有那像海带丝,却又不是海带丝的东西,拿东西带酸,我向来都没有吃早餐的习惯,在南方我们的早餐吃的是粉条,是卷粉,有汤的,再说我对鸡蛋又不是很擅长,他几下子就吃完了,可我一个馒头都要拼命吃,我说了,我没有吃早餐的习惯,再说是在那样压抑的环境下,我更是吃不下,他看出来了我是不想在那个地方多呆了,我打开旅店的窗户,是我最喜爱的农村,和我最喜爱的泥土,城市人喜欢干净,只要有一点点泥土他们就看了就恶心,而我们农村人喜欢土地,土地是养我们的根本,土地所给以我们的是无限的。早上十点的时候,就有人敲门了,是昨天晚上的那位叔叔,那时我才真正的看清他的样子,其实他的模样挺老的,昨天晚上他说话的声音是那么的有精神,没想到已经是中年了,听他说,那人曾经和他是同一个宿舍的战友,他当上了军长,而他却在霍州市里当了一个干部,不一会儿,他们又天南地北的聊了起来了,并且还要有人来,我给宿舍的人发了一条短信说我好想回到宿舍,我只管在床上看我的电视,其实那电视也没什么好看的,就是瞎看罢了,那位叔叔想留他在那里吃饭,他说早上十点没有哪一家开门,后来另一位叔叔就来了,那位叔叔虽然个头小点,可是看他似乎阅历丰厚,听他们的说话我知道了,原来他们以前也是同宿舍的战友,后来他考上大学走了,而另一个回到霍州,做起了煤矿生意,在回来的路上他说虽然盈利很高,但是不是很稳定,有时一赔就是几十万,我知道他是在表达他现在的状况比那位叔叔好,当然了,如今他一个月连同奖金一共一万多,是够他呼风唤雨的了,其实那位叔叔也不错啊,虽然有风险,可霍州几十家酒店都是他开的,那还要怎样啊,从我看来已经是天大的事情了。他说其实他挺想在霍州陪那个老战友聊聊的,以前谁要是欺负他,那位叔叔就会去打谁,说得我都迷进去了。
推荐同志小说
>福建同志小说:福州男同我进了你身体,你进了我生命(图)
>福建同志小说:厦门MB男友又接客了,我躲在门外听他们嗨(图)
>福建同志小说:厦门做过MB的男友 背着我偷偷接活(图)
>福建同志小说:三个MB的销魂夜(图)

>福建同志小说:福州个人MB,未见面的姐夫居然成了我的嫖客(图)
>福建同志小说:厦门MB帅哥做鸭的男男经历(图)
>福建同志小说:泉州Gay,我喜欢上了那个MB男孩(图)
>福建同志小说:厦门GAY长大后,我想做MB(图)
>福建同志小说:泉州男孩和他分手后我做了MB(图)
>福建同志故事:GAY男人,找个MB过一晚(图)
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