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福建同志    %E5%81%9A  同志酒吧  男男  同志公园  G@mes  as

同志小说《军人的幸福男男爱情故事》(1)

同志小说《军人的幸福男男爱情故事》(1)
同志小说《军人的幸福男男爱情故事》(1)

生活像一杯咖啡,苦中透着甜,甜里掺着苦,也许我们的人生就是这样了处处充满了二律背反,苦涩和甜蜜总是交织在一起。或许尝试过这些滋味,我们的生命才因此完整吧:

1岁的时候,我和母亲孤独在偏僻乡村小学,晚上因为没有奶喝而大哭,那时,甚至喝糖水也是奢侈。后来,我母亲说,我之所以长得这么弱小多半是因为小时候营养不良所致。我倒觉得我长得如此精致可爱不用减肥,倒是拜那时艰苦日子所赐,否则胖乎乎的,我的军哥哥可不会看上我。

4岁的时候,我倔强的不愿意留在乡下婆婆家,要和母亲一起,在雨后的坝子里,就地一滚,随后即遭到一顿毒打,那时惨痛的记忆,我至今仍记忆优新。

7岁的时候,我开始学跳那时最流行的迪斯科,并随着目前像模像样的拉手风琴,后来因此得以在每次学校的演出节目里露一脸。至今我新房子客厅的墙上还挂着一幅那时的照片:一个忧郁的小“白马王子”拉手风琴

8岁的时候,我戴上红领巾,每次升旗都得伸胳膊,酸酸的。我希望国歌能快点放完,或者国旗能快点儿升到旗杆顶。后来才知道,这两件事情不能分开进行。

9岁的时候,我被一个男生戏谑的摸了**,我当时觉得是奇耻大辱,当即报告老师,并由此成为全校的笑话。

10岁的时候,我在放学路上被附近中学的两个男生劫了一块三毛钱,从此知道生活充满坎坷。

11岁的时候,我开始迷恋游戏机,特别是一种“街霸”的游戏,每日的早饭钱便被我如数交给了游戏厅,当我的游戏细胞极为缺乏,虽然付出很多代价,可是游戏水平一直停留在初级。

12岁的时候,我被班里的同学大同学称为“小白脸”,并且经常被他们追打着亲嘴,摸脸,第一次尝试到了被人性骚扰的滋味。

13岁的时候,一次和十六岁的表哥睡觉,晚上他迷迷糊糊之际,发现他在抚摩我的**,当时非常紧张害怕,只好假装睡着,但后来突然射出什么。从此见到这位表哥,我心里面都忐忑不安。

14岁的时候,父母的关系急遽恶化,家里面每天都是争吵,父亲欠的赌债也让我抬不起头,我开始懂得世态炎凉和人生的艰辛。

15岁的时候,家庭纷争继续,我想不出父母竟然可以用那么恶毒的词语对骂,很多晚上我都抱着被子哭着睡觉,并且开始对婚姻充满恐惧。

16岁的时候,我开始懵懵懂懂对某位帅哥动情,总是想看到他,还记得有一次,和他面对面安静的写作业,我的心脏砰砰的跳,仿佛要跳出来。还拉着他模仿当时电影的镜头喝了血酒结拜了兄弟。

17岁的时候,我开始努力学习,成绩直线上升,因为我知道这世界上谁也无法依靠,除了自己。

18岁的时候,我考上大学了。

虽然我是重庆人,可是这是我第一次来到了重庆市区。我的学校便坐落在这些工厂和写字楼的包围之中,它就是重庆大学,这所学校没有诞生过什么伟大的人,倒是有几个著名的校长和老师,这都要托当南京二奶的机会。李四光、马寅初都是在那个时代来到重大任教。我想重庆最辉煌的时候也应该是陪都的时代吧,想一想,那个时代里,在这里的每一个梯坎,每一个小巷都可能随处碰到朱自清、沈从文、郭沫若……,真是让人觉得幸福的事情。现在重庆市区比较有影响的历史遗迹也大都来自那段历史,比如:白公馆、黄山别墅、渣子洞……。

这座城市曾经长期被人所遗忘,做了成都的小妾。直到直辖。其实这是一个移民的城市,现在重庆人大多不是什么蛮夷之人,远的来自湖广填四川,比如我的父母的祖先就分别是来自湖北、湖南,近的则是解放初三线建设,许多重工业企业的职工很多都来自各地,他们带来知识、文化,于是重庆虽然地处偏僻的内陆,却有着包容四海之心,社会思潮是极其开放,人的性格也大多耿直豪爽,少有扭扭捏捏的作风,就如同重庆话一般,干脆,直接,少有尾音和儿话音。这可能也是重庆之所以能够成为中国飘都之一的重要缘故吧。当然,他们也带来了优良的育种精子,于是重庆的mm特别漂亮,重庆男生也大多英俊帅气。

第一次来到重庆,从菜园坝下车,看到整个天空灰蒙蒙的一片,虽然我的家乡到重庆也不过三个小时的车程,可是却仿佛来到另一个世界。对于这个世界我一无所知,一片迷茫,心里面竟然有些恐慌。费尽周折,终于找到新生接待点,感觉就像摸进了《清明上河图》。最明显的证据,是“欢迎重大新同学”的标语下面,分明有个阿姨在卖汽水。终于找到组织了,心里面不禁有些感动,仿佛红军胜利会师。后来我就被一个车子载着,像货物一样被送到了重大,当我看到重大大门口的时候,顿生激动之情,也许是因为乡下的孩子见的世面太少吧,后来一度在重庆不敢过马路,因为车子太多,我总想等车子走完了再走过去,那个时候,重庆的红绿灯还不是很多,因此我经常在马路边傻傻的等几十分钟,才抽一个空挡跑过去。被李凡讥笑了n次;重庆的地名经常只差一个字,却是南辕北辙,一次我到上清寺,竟然坐车到了上新街,因为在我心中,一直以为上新街上有一个寺叫上清寺。还有到了重大,几次险些在重大迷路,几个月后,我方才熟悉。由此可见我当初是多么淳朴可爱。

到了学校,我先领到生活必需品,然后又激动万分的奔袭一千米,摸进宿舍。宿舍门是敞开着的,我是最后一个到的。其他三位都已经安顿好了,我看了看帖子床头的姓名,李凡、王勇、雄大海。我刚爬上上铺,把被子放下,一个人进来了,此人白白胖胖的,戴副眼镜,鼓鼓的鼻梁让人最先想到的是陈佩斯,当然他要长得更珠圆玉润一些。没等我好好看看新家,他就热情地迎上来:“你好,请问你是……”“你好,我叫吴文,来自重庆,三号床。”“噢,我叫李凡,是重庆忠县的”。这样我便和我大学里最好的非同志死党认识了。收拾的时候,又一位室友在家长的簇拥下进来了。这位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情场杀手王勇,我们系第一帅哥,其英俊的外貌,完美的身材,引无数美女竟折腰。由于我们寝室关系和睦,再加上房间狭小,经常坐在床上看电脑的时候,会有肢体接触,甚至搂搂抱抱,一度被他抱在怀里的时候,我的春心竟然有些荡漾不能自制,幸好我及时发现了苗头,把我对他那一点非分之想扼杀。不过偶尔也会成为我意淫对象之一。没有办法,日日对着帅哥,而且此人喜爱裸睡,经常在我们面前展示其姣好的身体,让我等凡夫俗子岂有不想入非非的。不过我的定力胜强,所以大学四年还从未有过越轨之举。

刚刚安顿好。紧张军训就开始了,这也是我对大学最期待的事情之一。我们全部被拉倒郊县的驻渝某部。

全文完福建同志下次会继续分享:同志小说《军人的幸福男男爱情故事》(2)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